徽瑾创投邓焕:开拓耕耘股权投资基金——陆家嘴Plus专访
2018-05-30 11:18:24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       陆家嘴:徽瑾创投目前投资项目横跨多个不同行业、处于不同的生命周期,能简要介绍一下背后的投资策略吗? 邓焕:徽瑾创投的核心业务定位于初期风险投资和扩展期成长投资。 其实我们的投资团队有30多个人,分为六、七个团队。各个团队有各自关注的领域和关注的阶段,从VC到Pre-IPO由不同团队来完成。这种合伙人导向机制下,我们分成VC和PE合伙人事业部,对他们各自来说都是很娴熟的投资领域。 基金的投资风格其实和我们合伙人的取向高度相关。他们之前从事的行业,对特定领域的理解,都影响了他们的投资决策。 另一方面,对于基金来说,LP的属性也会影响一个基金的投资风格。例如,政府的钱就比较难管。政府资金对收益渴望不高,但是对稳定性要求高;而且更加聚焦产业,特别是和当地相关的产业,要帮助政府管理好基金,必须非常了解当地的优势产业,努力成为产业合作对象。 我们徽瑾在这方面注重平衡,从准入阶段就与LP充分理解,保证以价值投资为标准。 比如我们之前投资的“一号农场”项目,就是长三角地区一家做有机种植、采摘、销售、综合服务的农业项目。我们投资的“九州云”项目是一家基于OpenStack底层系统的云计算服务提供商,主要业务包括云安全、私有云、大型集成项目等。虽然成立时间不长,还称不上“独角兽”,但都是各自产业中非常有代表性的案例。 陆家嘴:关注多个不同行业,成功的创业者有什么相同特质吗? 邓焕:说心里话,最近我自己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。 到今年,我已经在这个行业从业十年,现在我考虑最多的不是技术问题,像是市盈率、净资产回报率这些东西都是千篇一律的。我更看重的创始人团队的企业精神和诚信——这些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。所谓的技术指标背后可以有人为因素,可以调整;但是契约精神和诚信是本质问题,是很难改变的。创业者和投资人,如果因为信息不对称,无法沟通解决,后期导致了彼此不信任的问题。我看来这是一种投资的失败。

        陆家嘴:成功的经验当然很宝贵,失败的教训也有它的价值。您看到创业失败的案例中,有什么值得警惕的风险征兆吗? 邓焕: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。在我们接触过的项目当中,也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存在。 创业失败的原因有千万种。在我看来,比较集中的是创业者本身决策时的患得患失;还有就是给自己定下过高的目标,过于自信;另外不够自律的生活方式、不够严谨的思考方式,都可能在一些关键节点上造成致命伤害。 当然任何东西都是有正反两面的。如果我们单纯从结果去看,失败肯定有失败的原因;但是过程当中,很多细节没办法解释。我不可能在创业团队的办公室里装一台微型摄像机24小时观察。 陆家嘴:面对创业失败风险,对投资人来说,对赌协议会有帮助吗? 邓焕:恕我直言,对赌是愚蠢的错误。 真正创业的人,大部分是没钱的人,或者带着光环的没钱的人。对赌协议就是投资人给自己内心的一个砝码,其实没有任何意义。试想一下,一位博士带领团队创业,不幸失败。那项目都失败了,他拿什么还钱?你给他融资一个亿,创业者根本赔不起,他拿命也赔不出一个亿。不可能把博士文凭给你吧?给你也没有用。当然,行业有时候需要这样的规则,但从未来趋势看,我个人更愿意看到机构勇于承认失败。 陆家嘴:面对创业失败风险,对投资人来说,投后管理会有帮助吗? 邓焕:太多的干预,会造成不信任感。 投后管理是一门很难的科学。徽瑾的原则是尊重创业者的连贯性和主导性。在他的创业领域,任何人都不会比创始人本人更加精通,如果投资人强加干预,并不是特别好的选择。 当然我们也并不是对投资领域一无所知,在一些专业方向、关键节点上,创业者需要帮助的时候,我们会即时介入解决他的问题。每个机构都有自己的投后管理方式。每个项目也没有统一的标准。打个比方,不可能用“一把比例尺”来机械地衡量所有项目的每一个阶段。

       陆家嘴:科技正在从各个方面改变金融,徽瑾的日常经营管理中,用到哪些技术力量? 邓焕:创投这个行业,对新技术的关注一直是站在最前沿。 人工智能的应用,对金融行业是颠覆性的革命。我观察到二级市场在这方面的变化更加明显一点。从2013年开始,华尔街的交易员就陆续失业,那一波很多人回国创业。我们也会用一些信息系统来帮助经营管理。徽瑾在5月份上线一套项目管理系统,未来我们整个项目立项标准、项目决策流程、风险控制都会用程序化的方式进行。同时我们也愿意去尝试各种新的技术,让反应速度再更快一点,更加灵敏。 陆家嘴:前两年创业者和投资者都愿意谈“风口”,但这几年风口这个词的含义似乎发生了改变。怎么看待投资中的风口? 邓焕:在中国谈到风口,可能一大半人认为风口就是天使,是好事;也有一小半人感觉“风口”不是什么好事。 因为一谈到风口,可能说明市场已经被搞得很混乱。按照彼得·林奇的“鸡尾酒会”理论,当社会上大部分的人都全情投入的时候,市场已经充满泡沫了。在我看来,现在任何一个行业都有泡沫,只是泡沫高低不同。区块链技术、人工智能炒得好像可以改变整个世界一样。我认为它们只是刚刚起步。 想投资就是从更长的周期来看这个事情。反观现在,全球都在迈向老龄化阶段,医疗资源短缺是大势所趋。医疗和养老市场的估值空间也有好的价格可以挖掘。另一方面,中国经济发展稳定,人民生活质量提高,精神文化消费一定会越来越主流。我们近期投资的一系列的公司,都是来源于此逻辑。这并不是特殊方式,其实就是勤能补拙,对市场保持关注,获得更多的信息。

www.huijinvc.com徽瑾创投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